开元棋牌牛牛赌博
姓氏文化
中华姓氏起源
来源: | 发布时间: 2011-10-20 11:38 | 6678次阅读
附录三
中华姓氏起源
 
中华文化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逐渐形成了一个以炎黄为人文始祖、以华夏文明为中心的文化精神,数千年来一直绵亘不断。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姓的国家,中国人的姓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中国姓氏以一种血缘文化的特殊形式记录了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深厚的文化再生力量,不仅是由中国文化固有的历史背景、经济土壤、社会结构以及政治、思想的连续性决定的,同时也来自祖辈代代传递下来的历史文化——姓氏符号,在每一代社会成员心灵深处所形成的寻根尊祖情结和归属于同一文化渊源认同意识。
每个家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祖先,而其祖先又以姓名为重要识别标志。姓是标志家族系统的称号,是人们进行社会交往的先决条件,涉及千家万户,关系到每一个社会成员,因此,人的祖根涉及姓氏起源问题。我们现在所说的姓,与原始的姓并非同一概念,而是包含了古代的姓与氏两方面的内容。
姓是代表氏族的血统,最早起源于母系社会。早期的姓出自氏族的图腾,人类在群婚阶段的初期,没有名字,更没有姓氏。初期的人,社会生产力与科学水平十分低下,那时的子女知其母,不知其父,把女子生育归之为某种神灵的意志与力量。他们以为每个氏族都与某种动物、植物或无生物有血缘关系,往往把女性的受孕与她们曾经在某一天吃过什么稀有的东西,或遇到过什么祥瑞的动物,出现过什么罕见的天象,乃至做过什么神奇的梦幻联系起来。一是“履迹”感生。即女子与图腾物或其附属品、派生物发生直接、间接(幻想、摹拟)的神秘接触而导致受孕,这类图腾皆系动物。如周人因为其始祖母姜女踩了巨人的足迹而受孕生了后稷,足迹为熊迹,故周人以熊为图腾,并以“姬”为姓。二是“吞物”感生。即女性无意吞食某种图腾物而导致受孕,此类图腾物多系植物的果实或动物的蛋。如禹的母亲因吞食了薏苡,于是受孕而生下了大禹,故夏人遂以薏苡为其图腾,并以“姒”为姓;商的祖先契因为其始祖母简狄吞食玄鸟(燕子)的“子”(即卵)而生下了契,故商人便以玄鸟为图腾,并姓“子”。三是“遇异”感生。即女性与图腾事象发生怪异的接触或受其干扰而导致受孕,此类图腾多为无生物或自然气象(如雷、电)。故女娲氏、伏羲氏之后为风姓,这是中国古代最早的姓。不难看出,原始初民将生育看成是自然物象(图腾)的神秘力量作用于女子的结果,是某种天意的表现。并把图腾物的名谓作为本氏族部落成员共同拥有的符号标志,成为氏族的徽号,这就是图腾。一个图腾开始是一个部落的标记,而后是部落的名字,最后是部落祖先的名字。当部落与部落之间发生交往时,这一名称就成了他们区别性符号(如鸟部落,熊部落)。久之,图腾名称就逐渐演化成了同一氏族的共同标记——姓。姓的产生远早于文字,有了文字后,根据图腾徽记的图形产生了有文字意义上的姓。
中华民族姓氏的发展历史十分久远,至少已有五千年。当时的姓是有共同血缘关系的氏族称号,即一个氏族名下的成员都出自一个母系祖先,母亲自然就成了这个部落的首领,部落的首领姓什么,部落的人就姓什么。中国古代最早的姓基本都出自炎帝黄帝,传说中的黄帝轩辕氏属于姬姓部落,因居住处有条姬水,因而以姬为姓。炎帝神农氏则属于姜姓部落,因他出生地有条河叫姜河,就以姜为姓。“姓”的造字属于会意,古形体是由“人”和“生”组成,意为人所生,因生而为姓。用“女”与“生”组合成姓字,意思是女子所生,生而有姓。因此,中国早期的许多姓,如姬、姒、姜、嬴等,都带有“女”字。这就表明上古时的姓,是母系氏族社会传下来,是用来表示母系血统的。先秦时总共出现过30多个姓。但是袁义达先生根据对姓氏群体遗传学的研究成果认为,五千年来,中国人姓氏都是父系传递的,一直是稳定的和连续的。姓的出现,起了“别婚姻”的作用,成了当时“同姓不通婚”的一种不成文的规定,它避免了人类近亲繁殖的恶果。
氏是古代贵族标志宗族系统的称号。氏在周朝之前是部落名、国名的一种表示,从夏朝中期开始氏成为姓的支系。“氏”的造字方法是象形,甲骨文解释为木本,是植物之根;后来转注为姓氏的氏,就是取水之源头、木之根本的意思。社会发展到父系氏族社会时,加上人口繁殖迅速,一个部落一个姓已不能满足社会活动的需要,同部落中一些处于重要地位的男子需要有符号作为自己的标志,于是出现了氏。周文王确立了姓、氏的关系,《左传·隐公八年》记有:“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土而命之氏”。即帝王立有德之人为诸侯,根据他的出生血统赐给姓,分封给他土地并且根据封地命名氏。可见,先秦时的姓与氏,既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又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从社会职能上说,二者的不同点在于:姓是决定是否能够通婚的依据,氏则是用来区别贵贱的,氏的出现起了“明贵贱”的作用,它是男子的象征。先秦时,女人称姓,男人称氏。一个部落只有一个姓,但可以有好几个氏,姓是根,氏是姓的分支。如相传中的黄帝,属姬姓部落,称有熊氏。他有25个儿子,为四母所生,别为十二姓,也就分化为十二个胞族,散居各地,这十二姓又滋生出一系列的氏。社会发展到奴隶制社会,奴隶主与奴隶之间的贵贱更加分明。姓氏为奴隶主贵族所专有,不仅奴隶,即使一般平民百姓也无权享有姓氏的权利。这就是中国汉族姓氏的始祖大多是古代帝王将相的缘故。汉族姓氏在周朝特别是春秋时发展为高潮。当时,正是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历史时期,几百年间,各诸侯国之间的战争从未间断过。一些王公贵族,在一夜间失去爵位而沦为庶人;而另一些平民出身的人,通过战功或其它机遇,又能在顷刻间取得高官厚禄。那时候,“别婚姻”的姓和“明贵贱”的氏逐渐失去原有作用,成为纯血统立家庙续家谱的姓,姓的涵义也终于固定下来。汉族的一百个大姓中有97个大姓源于春秋战国时期形成的氏,有3个源于炎黄时代。此时中国许多主要姓氏已经基本定型。这时的人差不多都有自己的姓名,姓与氏的界线已开始模糊而向合二为一的方向发展。战国时期,奴隶制宗法制度的崩溃,姓与氏已无什么区别,姓氏成为表明个人及所生家庭的符号,亦即郑樵所云:三代(即夏、商、周三个朝代)之后,姓氏合而为一,皆所以别婚姻,而以地望明贵贱。到秦始皇统一中国,姓、氏才混合为一,汉代,姓和氏开始融合成固定的形式。见于文字记载正式将姓氏混用的,是西汉时的司马迁,他在《史书》中写秦始皇曰“姓刘氏”。此后,或言姓,或言氏,或兼言姓氏,都是一个意思,即是专指姓而已,特别论述当在除外。
汉代,封建制度发展逐步成熟,从皇帝到庶民百姓都有自己的姓氏,当时人们都以姓为称,再后来成了以男子定姓,妇女反倒称“某某氏”,而处于从属地位。尽管如此,生活在封建社会的人,仍然有贵与贱之分,依据就是看有无“地望”,即“以地望明贵贱”。地望,就是姓氏古籍中常用的“郡望”,指魏晋至隋唐时每郡显贵的家庭,意思是世居某郡,为当地所仰望。